无影,无痕,无声
夜色太深那花开的流年中 有我苦处最哀婉的隐忍 出没在乐律的尾声 或许 她来过 又走了……交织在幻境...